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莱芜德广

欢迎您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劝大众勿造口业  

2015-03-15 13:44:44|  分类: 学佛感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lingling1978《劝大众勿造口业》
 目 录

  一、罪大恶极 莫过口业
  二、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
  三、人造口业的恶报
  四、转女成男的妙法


  
  一、罪大恶极 莫过口业


  诗曰:
  口业何因罪最深?能牵善众处刀林;
  破僧极恶殃难灭,万劫悲哀苦海沉。

  世间最大的恶业,就是五无间罪(又叫五逆——杀父、杀母、杀阿罗汉、破僧、恶心出佛身血),然其五逆罪中,尤以“破僧”(又叫“破和合僧”、“斗乱众僧”——说出家人的是非、毁谤僧众、于僧中作离间等)罪为最重。

  破僧罪是由三业中的“口业”造成的,口业不但是三恶行中最大之罪业,又是众恶(十恶)业中最大之罪。如《大毗婆沙论》卷百十五说:“三恶行(身、口、意)中,何者最大罪?谓“破僧”虚诳语(口业),此业能取无间地狱一劫(中劫——三万三千五百九十六万年)寿量异熟苦果(受大剧苦)。”又同论卷百十六说:
  诸有破僧人,破坏和合僧,
  生无间地狱,寿量经劫住。

  (前略)三不善根(贪、嗔、痴,又叫三毒)中,何者最大罪?谓能起“破僧”虚诳语,此不善根,能取无间地狱一劫寿果。十不善(十恶)业道中,何者最大罪?谓“破僧”虚诳语,此业能取无间地狱一劫寿果。”又《阿毗达磨发智论》卷十一、同此说。

  《阿毗达磨藏显宗论》卷二十三说:“破僧虚诳语,于罪中最大(中略)。为破僧故,发虚诳语,诸恶行中,此罪最大。” 

  地狱罪人均倒栽受苦。如《大毗婆沙论》卷七十、偈云:
  “颠坠于地狱,足上头归下,由毁谤诸仙,乐寂修苦行。” 

  《阿毗昙毗婆沙论》卷七说:“是趣堕落,如偈说:
  诸堕地狱者,其身尽倒悬,
  坐诽谤贤圣,及诸净行者,
  诸根皆毁坏,如彼燋烂鱼。” 

  又说:
  火焰逼满多由旬,见者恐怖身毛竖;
  诸恶众生常然之,其焰炽盛不可近。

  造口业毁谤僧众,为什么会成为“无间地狱”的大罪人呢?因为每一位发心出家入僧修行人,都是为自利利他,发扬佛法;一旦遭受魔心人毁谤破坏,就会发生种种不如意事,不但无法精进修行,又从此不能发扬佛法。其造口业人,即犯破坏佛法之大罪业,又会把此“破僧”恶业,传授给世间众多的人,使一切众生对佛法无信敬心,跟著魔心人造口业;其最先毁谤僧尼者,就是传播口恶业的罪魁。由于魔心人一句口业,而遗害无量无边的众生;所以说“出家人”是非的人,会由此口业而惹成“破坏僧众”的大罪业。《阿毗达磨俱舍论》卷十八说:“能破僧人,成破僧罪;此破僧罪,诳语为性,即僧破俱生语表无表业,此必无间大地狱中,经一中劫受极重苦。”(《顺正理论》卷四十三、《显宗论》卷二十三、同此说)。

  《大乘宝要义论》卷九说:“如来藏经云:佛言:迦叶!最极十不善业者,所谓:
  一者、假使有人缘觉为父而兴杀害,是为最极杀生之罪。
  二者、侵夺三宝财物,是为最极不与取罪。
  三者、假使有人阿罗汉为母而生染著,是为最极邪染之罪。
  四者、或有说言我是如来等,是为最极妄语之罪。
  五者、于圣众(僧众)所而作离间,是为最极两舌之罪。
  六者、毁呰圣众(比丘僧众),是为最极恶口之罪。
  七者、于正法欲杂饰为障,是为最极绮语之罪。
  八者、于其正趣正道所有利养起侵夺心,是为最极贪欲之罪。
  九者、称赞五无间业,是为最极嗔恚之罪。
  十者、起僻恶见,是为最极邪见之罪。
  迦叶!此等是为十不善业,皆极大罪。” 

  《大乘菩萨藏正法经》卷二、佛陀告诉贤护长者说:“恶道深险,世间合集,斯苦甚大,渐向恶趣、增长恶趣、广开恶趣,谓不善业,有其十种。(中略)尔时世尊,重说偈言:

  众生起杀命,侵取他财物,欲邪行遍行,速堕于地狱。
  两舌及恶口,妄言无决定,愚者绮饰语,异生烦恼缚。
  贪心乐他富,嗔起诸过失,邪见破坏多,当堕于恶趣。
  身有三种罪,语四种应知,意三罪亦然,作者堕恶趣。
  若造诸罪者,定堕于恶趣;若离此三罪,必不堕恶趣。” 

  《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》说:

  无间无救大地狱,此中诸苦难穷尽,
  若复有人一日中,以三百矛刺其体;
  比阿毗狱一念苦,百千万分不及一。
  受此大苦经一劫,罪业缘尽后方免;
  如是苦恼从谁生?皆由三业不善起。

  从前,释迦佛陀在祇树给孤独园说法时,有六群比丘,在于僧中作离间语,使僧众互相斗乱。佛陀呵责之后,告诉诸比丘说:往昔大山林中,住有“母师子”和“母彪”,各养一儿;两兽在山林中各不相见。有一次,母师子外出觅食,师子儿在山林内游行,无意中来到“母彪”的住处。彪遥见师子儿来,即便自忖:我当杀此师子儿做为饮食。继而思惟:不要杀他,留与我儿作为朋友,共相欢戏。这时,师子儿受饥饿所逼,有乳便是娘,遂投向彪处共饮其乳。

  母师子觅食回来,不见其儿,心里非常著急,遂遍处寻找;来到彪处,见儿在于彪边而饮其乳,看了非常感动。是时,彪看见师子来,大为惊怖,急欲奔走。母师子安慰它说:“姊妹!幸勿奔驰。你于我儿能生怜念,我今和你同居一处,若我外出觅食时,你看护二子;你若外出觅食时,我看护两儿;这样互相照顾不是很好吗?” 

  师子是百兽之王,“彪”能和“师子”共住,当然求而不得;于是两兽遂即同居,便为两儿取名。其师子儿名曰:“善牙”,彪儿号为“善搏”。二母养育二儿,渐渐长大。后来,二母俱患重病,于临终之际,二母均告诉二儿说:“汝等二子一乳所资,我意无差义成兄弟,须知离间之辈充满世间;我终没后,背面之言,勿复听采。”二母交代二子此语之后即命终。

  佛陀又告诉诸比丘说:汝等苾芻!诸法常尔。即说颂曰:

  “积聚皆消散,崇高必堕落,合会终别离,有命咸归死。” 

  二母命终之后,其师子儿自己外出求食,因为它是百兽之王,觅食兽肉简单,很快就饱满而归;至于彪儿,那就不同了。是时,彪子外出觅食,时常找不到肉食,因此很久才回来。有一次,彪子外出求食,仍吃昨日残肉,因而迅速归来。师子觉得奇怪,即便问它说:“善搏弟!我看你外出求食时,很久才会回来,为何今天回来特别快,获得什么美食?” 

  彪儿说:“善牙兄!我吃昨天的残肉,所以才这么快回来。” 

  师子说:“善搏弟!我每天外出,都是选择最好的麋鹿,充作上妙血肉饱食而归,所有残余之肉,我都无心重顾;你为什么要吃那些残余臭肉呢?” 

  彪儿听到师子的话,叹一口气说:“善牙兄!你的才能勇健,堪得上妙血肉;我无此能力,所以啖食残肉啊!” 

  师子说:“若是这样,我们一同出去,所得新肉,可以共同而吃。”于是,“师子”和“彪儿”即同行求食。

  在此两兽未同行时,有一只老野干,常随逐于师子后面,食其残余之肉以自活命。野干看见它俩每日同行,兄弟非常友爱,即暗自忖:此二兽皆当俱入我腹,我今当以离间斗乱,使它俩互相残杀。

  野干等待彪儿不在的时候,便向师子作离间语说:“我听见善搏恶彪说:这只吃草的师子,实在可恶!每天均抢夺我的美食,我一定要把它杀死,以充口腹。” 

  师子说:“我母命终时,俱告诉我们不能听信背面谗言。” 

  野干说:“我是可怜你,才把这件秘密奉告,你今死期将至,还不相信我的忠告!” 

  师子问说:“你怎么知道善搏彪要杀我?” 

  野干说:“你们相见时就会知道。” 

  这只恶心野干又跑去向彪儿说:“我听见善牙师子说:“这只食残物的彪儿能逃何处?每次遣我辛苦寻求血肉给它吃,岂放它干休!我若得方便一定要把它吃掉。”善搏彪不相信,说:“我母遗言:“须知离间之辈充满世间,我终没后,背后之言勿复听采。” 

  野干说:“我是看你可怜,所以将此秘密相告,你今死日到了,还不相信我的话。好吧!你跟它见面就会明白。”于是,师子“善牙”和彪儿“善搏”见面时,各怀疑心自忖:它欲杀我。这时,师子又自思忖:我有大力勇猛无双,彪儿何能杀害于我?我应该问它,为什么要杀我?即说偈曰:

  “形容极姝妙,勇健多奇力,善搏汝不应,恶心来害我。” 

  彪听闻师子说此偈后,它也说偈问师子说:

  “形容极姝妙,勇健多奇力,善牙汝不应,恶心来害我。” 

  是时,师子“善牙”问“善搏”彪说:“谁告诉你说我要杀害你?”彪儿答说:“是老野干告诉我说你要杀我。” 

  彪儿也问师子说:“是谁告诉你说我要杀害你?”师子答说:“也是老野干告诉我说你要杀我。” 

  师子善牙想了之后说:“由此恶物斗乱两边,令我亲知几欲相杀。”于是,师子即把野干杀死。这时,诸天看见这件事,即说偈曰:

  不得因他语,弃舍于亲友,若闻他语时,当须善观察。
  野干居土穴,离间起恶心,是故有智人,不应辄生信。
  此恶痴野干,妄作斗乱语,离间他亲友,杀去心安乐。


  佛陀再次告诉诸比丘说:“师子、彪儿二兽被野干所破,相见时各怀不悦;旁生兽类尚且如此,何况是人?被人所破,其心岂能不恼?是故汝等不应于他作离间事。”(事见《四分律》卷十一、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》卷二十六)。

  《本事经》卷一、佛陀告诉诸比丘说:“苾芻当知!僧若破坏,一切大众互兴诤论,递相呵责,递相凌蔑,递相骂辱,递相毁呰,递相怨嫌,递相恼触,递相反戾,递相诽谤,递相弃舍。当于尔时,一切世间,未敬信者,转不敬信;已敬信者,还不敬信。

  苾芻当知!如是名为世有一法,于生起时,与多众生,为不利益,为不安乐,引诸世间,天人大众,作无义利,感大苦果。尔时世尊,重摄此义,而说颂曰:

  世有一法生,能起无量恶,所谓僧破坏,愚痴者随喜。
  能破坏僧苦,破坏众亦苦,僧和合令坏,经劫无间苦。 

  毁谤僧众——破和合僧,是五无间罪中最重之罪。然而毁谤佛法的罪业更加深重。如《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八、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:“汝勿谓彼五无间业,与此谤法重罪而得相似。舍利子!违背毁谤甚深正法者,其罪甚重,过五无间所有罪业。何以故?彼谤法者,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法门(密宗同此),即作是言:“此非佛说,我今不能于是中学。”彼人自坏净信,复坏他人所有净信;自饮诸毒,复令他人亦饮其毒;自所破坏,亦复令他作其破坏。自于般若波罗蜜多法门(或金刚密乘密法),不信、不受、不知、不解而不修习,复令他人不生信受、不正知解、亦不修习。

  舍利子!我说是人为破法者,其性浊黑而不清净,于白法中为羯商摩毁坏净信,又复得名为污法者。舍利子!以是因缘,此谤法罪最极深重,五无间业不可等比。

  (前略)由彼语业起不善故,即于正法(佛法)而生毁谤,以是因缘受斯罪报。须菩提!我说是人于我法中不应出家。何以故?彼人违背毁谤般若波罗蜜多故,是即毁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以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,是即毁谤一切佛宝。谤佛宝故,即谤过去、未来、现在诸佛一切智。谤一切智故,是即毁谤一切法宝。谤法宝故,即谤声闻一切僧宝。如是即于一切种、一切时、一切处毁谤三宝,积集无量无数不善业行,当堕地狱,受大苦恼。” 

  凡夫智力有限,人又不能万能,怎么可以用自己的偏见而任意妄评佛法呢?从前,目犍连尊者是神通第一的大阿罗汉,他尚有所谓:“记战与言违,旱时天雨少,业力男成女,温泉听象声。”的谬误,何况凡夫岂无此自误误人?既然如此,凡夫以什么因缘而生轻谤心呢?如前经云:“佛告须菩提:当知彼人有四种因。何等为四?

  一者、为魔所使(妖魔会利用业障深重者破坏佛法)。
  二者、自所积集无智业因,破坏所有清净信解。
  三者、随顺一切不善知识,于非法中生和合想。
  四者、执著我相,不生正见,随彼邪心,作诸过失。

  须菩提!由是四种因缘故,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而生毁谤。须菩提!是故诸善男子、善女人,当于诸佛所说正法起净信解,勿生轻谤。谤正法者,是即破法。若破法者,断灭寿命起无智业,当堕地狱,受大苦恼。” 

  《起世经》卷四、佛陀以偈告诉诸比丘说:

  世间诸人在世时,舌上自然生斤鈇,
  所谓口说诸毒恶,还自衰损害其身。
  应赞叹者不称誉,不应赞者反谈美,
  如是名为口中诤,以此诤故无乐受。
  若人博戏得资财,是为世间微诤事,
  于净行人起浊心,是名口中大斗诤。
  如是三十六百千、泥罗浮陀地狱数,
  五頞浮陀诸地狱,及堕波头摩狱中。
  以毁圣人致如是,由口意业作恶故。

  《僧伽吒经》卷二说:“若有众生行口恶者,彼堕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不可数知,众生堕于地狱、饿鬼、畜生受大苦恼,时彼众生无救护者,于三恶趣独受剧苦。口行恶者,是恶知识;口行善者,是善知识。” 
  又卷四偈曰:
  造恶不善业,必入于地狱,吞啖热铁丸,饮于沸熔铜。
  雨火洒其身,遍身体火烧,无处而不遍,辗转受苦恼。

  《大集会正法经》卷一、普勇菩萨禀白佛陀说:“世尊!若有于佛正法生轻谤心者,是人命终当堕何处?佛言:普勇!彼谤法者命终已后,当堕地狱受大苦恼。所谓大可怖地狱、众合地狱、炎热地狱、极炎热地狱、黑绳地狱、阿鼻地狱、噜摩诃哩沙地狱、呼呼尾地狱,如是等八大地狱中,一一地狱受一劫苦……。” 
  又卷五、偈说:

  若愚痴无智,复会遇恶友,广造染法因,谓贪欲等事。
  起我见增盛,破和合僧伽,毁坏于塔寺,不深信三宝。
  但造众恶业,不作善因缘,于一切时中,当生诸过失。
  恼乱于父母,不生孝敬心,出非法语言,轻谤诸贤善。
  造此恶因故,必堕地狱中,自受苦恼身,无能救护者。
  可畏与众合,炎热及阿鼻,如是诸狱中,辗转受诸苦。
  从是大狱出,复入小狱中,谓刀兵莲华,受苦而相续。
  如是大小狱,有无数众生,随自业因缘,轻重而受报。
  或百劫千劫,或复更长时,恶业绳所缠,无由能解脱。
  彼刀兵地狱,纵广百由旬,不见彼狱门,唯诸受苦者。
  百千俱胝数,剑树与刀山,驱彼罪人登,身分皆断坏。
  暂时虽死灭,复被业风吹,即时还复生,重受诸苦恼。
  地狱无边际,众生亦无穷,以恶业因缘,相续不间断。

  《称扬诸佛功德经》卷上、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:“众恶之行慎莫造作。……不可起恚向于焦柱,何况怀恶向于众生已立信心向成道者?况起嗔恚怀于诽谤向诸如来无量慧等?如此之人于无数劫在地狱中,具受无量苦恼之罪(中略)。其有毁坏大乘法者,实当具受无量大苦。” 

  造作恶业(口业),是受诸剧苦的根本,有业必有苦;缁素(“僧众”和“信众”)造口业、毁谤出家人,一律同罪。从前提婆达多比丘,即因造作“破和合僧”等罪,而堕无间地狱;其伴党俱迦利比丘,也因毁谤僧众,而堕八寒大地狱中,舌被犁耕数万段。黄颜三藏法师,以“戏言”呼其弟子为象头、马头……等,死堕旁生作百头鱼——随其口业而受恶报。出家入僧修道人,因其不慎而造口业,尚受如此恶报,何况在家俗人?信众造口业,罪恶更加深重,必受无量苦报。

  《杂阿含经》卷四十八、偈云:
  士夫生世间,斧在口中生,还自斩其身,斯由其恶言。
  应毁便称誉,应誉而便毁,其罪口中生,死则堕恶道。

  《大乘集菩萨学论》卷六说:《寂静决定神变经》云:(前略)若得为人,语不诚实而乐诽谤,恶口愤恚,娆恼于人。后复于此身坏命终,堕大地狱,生无足身,受诸苦恼。宛转五百逾缮那量,为诸小虫咂食其肉。是蛇可畏,具五千头;由诽谤故,彼一一头有五百舌。彼一一舌,口出五百炽焰铁犁,是语业罪,为猛火聚炽燃烧煮。

  又若起不调柔逼恼菩萨者,是人于畜生道尚为难得,堕大地狱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。于彼死亡,为大毒蛇,惨恶可畏,饥渴所逼,造众恶业;设得饮食而无饱足。于此死已,设生人中,亦复生盲,无有智慧,恶心不息,恶言呵毁,不敬圣贤。人中死已,复堕恶道,经千俱胝劫生不见佛。”诽谤口业,剧报三涂,万劫难复人身,可不悲哉?

  《成实论》卷八说:“若人恶口骂言:汝何不食草食土?是人随语受生,食草土等。”由此可证知,口业能随言受报。

  《发觉净心经》卷上、佛陀告诉弥勒菩萨偈云:
  莫于他边见过失,勿说他人是与非;
  不著他家净活命,诸所恶言当弃舍。

   
  二、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


  诗曰:
  佛说僧伽福德人,真诚礼敬胜求神;
  宁焚塔寺投崖死,莫毁三尊种苦因。

  佛陀不允许任何人造口业、毁谤出家僧众,若说僧尼过恶,其人即违犯无量重罪。

  《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》卷三、佛陀告诉天藏大梵天说:“复次大梵!若有依我而出家者,犯戒恶行,内怀腐败,如秽蜗螺,实非沙门,自称沙门;实非梵行,自称梵行;恒为种种烦恼所胜,败坏倾覆。如是苾芻(比丘)虽破禁戒,行诸恶行,而为一切天、龙(八部众名略)、人、非人等,作善知识,示导无量功德伏藏。
  如是苾芻虽非法器,而剃须发披服袈裟,进止威仪同诸贤圣;因见彼故,无量有情种种善根,皆得生长。又能开示无量有情善趣生天,涅槃正路。是故,依我(佛)而出家者,若持戒、若破戒,下至无戒,我尚不许转轮圣王,及余国王诸大臣等,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,或闭牢狱,或复呵骂(后略)。
  如是破戒恶行苾芻,一切白衣(信众——居士)皆应守护,恭敬供养;我(佛)终不许诸在家者,以鞭杖等捶拷其身,或闭牢狱,或复呵骂……。尔时世尊,而说颂曰:

  瞻博迦华虽萎悴,而尚胜彼诸余华,
  破戒恶行诸苾芻,犹胜一切外道众。

  (前略)佛告尊者优波离言:我终不许外道、俗人举苾芻罪,我尚不许诸苾芻僧不依于法、率尔呵举破戒苾芻,何况驱摈?……当知有十非法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,便获大罪;诸有智者,皆不应受。何等为十?
  一者不和僧众于国王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二者不和僧众于梵志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三者不和僧众于宰官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四者不和僧众于诸长者、居士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五者女人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六者男子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七者净人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八者众多苾芻、苾芻尼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九者宿怨嫌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十者内怀忿恨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。
  如是十种,名为非法,率尔呵举破戒苾芻,便获大罪。设依实事而呵举者,尚不应受,况于非实?诸有受者,亦得大罪。” 

  由此可知,非但在家信众说比丘过恶,犯大重罪,必受恶报;身为出家僧众,说比丘过恶,也是同样犯大重罪。因此,佛陀为了避免缁素造口业,特别教戒僧众,不得向未受具戒者说比丘过恶。

  《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》卷一、佛陀告诉迦叶尊者说:“不说他人实不实罪,亦不见他过犯(中略)。重说颂曰:
  他罪实不实,终不而言说,
  设睹诸过犯,如同不见闻。” 

  《决定总持经》佛陀告诉无怯行菩萨说:此族姓子过去诽谤辩积法师,以是罪故堕于地狱满九万岁,罪毕出生人间,五万世中堕边地,迷惑邪见罪盖覆蔽,六百世中常当生盲(生为瞎子),喑哑无舌(哑巴)不能言语。(中略)假使有人皆取众生挑其两眼,斯罪虽重尚可堪任劫数尽竟,若有害意向于法师(宣说僧众是非),其罪劫数复过于彼。……其有诽谤法师者,则谤如来。

  《戒经》——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卷六说:“为大护佛法故,若向白衣(在家信众)说比丘罪恶,则前人(信众)于佛法中无信敬心;宁破塔坏像(此极重罪),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;若说过罪,则破法身。”说比丘过恶(是非)的人,其罪业超过毁破“佛塔”和“佛像”的重罪。

  《信力入印法门经》卷五、佛陀告诉文殊菩萨说:“(前略)若其有人谤菩萨者,彼人名为谤佛谤法。(中略)文殊师利!若有男子女人,恒河沙等诸佛塔庙,破坏焚烧。文殊师利!若复有男子女人,于信大乘菩萨众生,起嗔恚心骂辱毁訾。文殊师利!此罪过前,无量阿僧祇。何以故?以从菩萨生诸佛故;以从诸佛有塔庙故;以因佛有一切世间诸天人故。是故供养诸菩萨者,即是供养诸佛如来。若有供养诸菩萨者,即是供养三世诸佛。毁訾菩萨,即是毁訾三世诸佛。”此中所谓菩萨,是指修学大乘佛法的人。

  《华手经》卷七说:“佛告舍利弗:若人障碍坏菩萨心,得无量罪。如人欲坏无价宝珠,是人则失无量财利。如是舍利弗!若人坏乱菩萨心者,则为毁灭无量法宝。(中略)舍利弗——譬如有人坏日宫殿,是人则为灭四天下众生光明。如是舍利弗!若人坏乱菩萨心者,当知是人则为毁灭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大法光明。……当知破坏菩萨心者,则得无量无边深罪。

  舍利弗!如人恶心出佛身血,若复有人破戒不信,毁坏舍离是菩萨心者,其罪正等。舍利弗!置是恶心出佛身血,我说具足五逆重罪;若人毁坏菩萨心者,其罪过此。何以故?起五逆罪尚不能坏一佛之法,若人毁坏菩萨心者,则为断灭一切佛法。舍利弗!譬如杀牛则为已坏乳酪及酥。如是舍利弗!若人破坏菩萨心者,则为断灭一切佛慧。是故舍利弗!若人破戒不信,呵骂呰毁坏菩萨心,当知此罪过于五逆。”世间若无僧众则无佛法,所以宣说僧众是非的人,就是毁灭佛法,其人罪业无量无边。

  《谤佛经》佛陀告诉不畏行菩萨说:“(前略)尔时彼长者子,说彼比丘毁破净戒,彼(长者子)恶业报,九十千年堕大地狱;于五百世,虽生人中,受黄门身,生夷人中,生邪见家;于六百世,生盲无舌(后略)。

  若见法师实破戒者,不得生嗔,尚不应说,何况耳闻而得说耶?善男子!若有挑拔一切众生眼目罪聚,若断一切诸众生命所有罪聚,若有于法师,生于恶心迳回面顷,所得罪聚,彼前罪聚于此罪聚,一百分中不等其一,……乃至忧波尼沙陀分中,不等其一。何以故?若谤法师,即是谤佛。”毁谤法师(无论其事真假),罪同谤佛;其毁谤人,必堕无间地狱,受大苦报,无解脱之期。

  《大乘宝要义论》卷四说:“如《地藏经》云:佛言:地藏!(中略)彼等愚痴旃陀罗人,不怖不观后世果报,于我法中出家人所,若是法器、若非法器,以种种缘伺求过失。谓以恶言克责楚挞其身,制止资身所有受用,复于种种俗事业中而生条制,或窥其迟缓,或觇其承事。求过失已,而为条制,如是乃至欲害其命,彼诸人等于三世一切佛世尊所生极过失,当堕阿鼻大地狱中,断灭善根,焚烧相续,一切智者常所远离。”(另见《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》卷四)。

  《广大莲华庄严曼拿罗灭一切罪陀罗尼经》师子意菩萨禀白世尊说:“若有出家之人身披法衣,妄求财利,我慢贡高,若王臣等敬重供养,应无福利。

  佛言:“师子意菩萨!莫作是说。譬如有人迷闷倒地,依人扶策,即得身起。亦如大象陷彼泥中,而人不能起彼象身,须得别象扶翼而出。又如有人受灌顶王,或于后时失彼王位,凡常之人无能护卫,唯有力大臣威势强勇能复王位。师子意菩萨!我(佛)教法中亦复如是,若有依法者,不依法者,具是佛子,皆成利益;若生轻毁,何处得福?”凡夫业障深重,若轻视僧众毁谤三宝,必堕三涂恶趣。

  《增一阿含经》卷四十四、拘楼孙佛说此偈为禁戒:
  
  不诽谤于人,亦不观是非;
  但自观身行,谛观正不正。

  毁灭佛塔(佛寺)破坏佛像,其罪虽是极为深重,但尚不及说比丘(僧众)过恶的无间重罪。所以《戒经》说:“宁可毁塔坏寺,不说他比丘粗恶罪。”古人也说:“能动千江月,不动道人心。”动道人心的人,必堕恶趣。

  《月灯三味经》卷五、佛陀告诉月光童子偈云:

  所有一切阎浮处,毁坏一切佛塔庙,
  若有毁谤佛菩提,其罪广大多于彼。
  若有杀害阿罗汉,其罪无量无边际,
  若有诽谤修多罗,其罪获报多于彼。

  《中阿含经》卷三、佛陀告诉诸比丘说:“随人所作业,则受其报(中略)。犹如有人以两盐投少水中,欲令咸不可得饮……。盐多水少,是故能令咸不可饮。如是!有人作不善业,必受苦果地狱之报。” 

  《增一阿含经》卷四十四、佛陀告诉诸比丘说:“若有众生妄语者,种地狱罪,若生人中为人所轻,言不信受,为人所贱。所以然者?皆由前世妄语所致。

  若有众生两舌者,种三恶道之罪,设生人中,心恒不定,常怀愁忧。所以然者?由彼人两头传虚言故。

  若有众生粗言者,种三恶道之罪,若生人中,为人丑弊,常喜骂呼。所以然者?由彼人言不专正之所致也。

  若有众生斗乱彼此,种三恶道之罪,设生人中,多诸怨憎,亲亲离散。所以然者?皆由前世斗乱之所致也。” 

  诗曰:  
  须知口祸债难偿,一语能招万世殃;
  智者三尊恭敬礼,痴人七慢毁资粮。

  从前,释迦佛陀在舍卫国祇园精舍说法时,大哥罗比丘,长期住在墓地(烧尸、弃死人之处),修诸苦行。他以裹死人的布为衣,又以人家祭飨亡灵的五团物为食。因此,有人出葬,他才能获得一点祭品充饥。否则,他就饥饿得身体羸瘦,四肢无力。

  有一天,城中有一位婆罗门逝世,亲族们为他严饰丧礼,然后送到弃尸林火化,妻子及其女儿在旁边啼哭。是时,大哥罗比丘在看烧死尸。婆罗门女看见比丘之后,禀白她的母亲说:“妈妈!今此圣者(印度人称呼出家人为圣者)大哥罗,好像瞎眼的乌鸦,守尸而住。”当时有人把这话告诉比丘。诸比丘就把婆罗门女说的话禀白世尊。

 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:“那个婆罗门女作粗恶言,共相轻毁我出家弟子,造此口业自损害,缘斯恶业于五百生中,常为瞎乌。”此时远近人民都在互相传闻,说:“世尊记彼婆罗门女,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。”其母听到此语说:“佛记我女五百生内常为瞎乌,何苦之甚!”于是即带其女来到佛陀座前,顶礼世尊之后,恳求佛陀说:“世尊!唯愿慈悲宽恕此小女无知,她非毒害心辄出此言,敬请世尊容舍她吧!” 

  佛陀告诉婆罗门妇说:“我怎么会恶咒她受苦?由此女子轻心粗语,造此口业而堕于旁生中,好在她不是恶意,才堕此旁生中,否则,当堕地狱。”女人听后即便离去(事见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》卷三十六)。

  婆罗门女心无恶意,只说大哥罗比丘“犹如瞎乌”这句话,即便五百世堕在旁生中为生盲乌鸦。如今,有人以嗔恨心骂辱比丘(和尚)僧众,其人造此口业,不知道会受什么恶报?《辩意长者子经》佛陀以偈颂告诉长者子说:

  欺诈迷惑众,常无有至诚,心口所作行,令身受罪深。
  若生地狱中,铁钩钩舌出,烊铜灌其口,昼夜不解休。
  若当生为人,口气常腥臭,人见便不喜,无有和悦欢。
  常遇县官事,为人所讥论,遭逢众厄难,心意初不安。
  死还入地狱,出则为畜生,辗转五道中,不脱众苦难。

  又说:
  人心是毒根,口为祸之门,
  心念而口言,身受其罪殃。

  《妙法圣念处经》卷二、佛陀告诉诸比丘说:“宁持利刃,断于舌根,不以此舌说染欲事(中略)。尔时世尊,而说颂曰:  
  愚迷诸有情,贪财行虚诳,地狱业所牵,焚烧受诸苦。
  亦如诸毒药,自饮还自害,造业亦复然,似影恒随逐。
  又如出火木,生火能自害,苦果随恶因,自作应自受。” 

  《大方便佛报恩经》卷三、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:“(前略)尔时三藏比丘,以一恶言诃骂上座,五百世中常作狗身。一切大众闻佛说法,皆惊战悚,俱发声言:怪哉!苦哉!世间毒祸莫先于口。尔时无量百千人,皆立誓愿,而说偈言:
  
  假使热铁轮,在我顶上旋,终不为此苦,而发于恶言。
  假使热铁轮,在我顶上旋,终不为此苦,毁圣及善人。” 

  《分别善恶报应经》卷上、佛陀告诉诸比丘颂曰:

  于佛起恶心,毁谤生轻慢,入大地狱中,受苦无穷尽。
  有诸数取趣,于师及比丘,暂时起恶心,命终堕地狱。
  若于如来处,起大嗔恨心,皆堕恶道中,轮回恒受苦。

  《分别业报略经》说:
  粗言触恼人,好发他阴私,
  刚强难调伏,生焰口饿鬼。

  《一切功德庄严王经》说:“有四种魔,云何为四?一者、贪著财物。二者、亲近恶友。三者、障碍法师。四者、于法师说陈其罪过(宣说出家人是非,此人便是恶魔)。是等众生由此业故当受贫穷,不见善友、远离尊师,作邪见想、说无因果,堕于地狱,受诸剧苦。”

  


  三、人造口业的恶报


  诗曰:
  心贪嫉妒口谗言,十恶随身毁善根;
  诳诈牵他沉苦趣,奸雄莫过女人冤。

  女人业障深重,身常不净,口多恶言,心存嫉妒,以致多造恶业,死多堕恶道。据《阿含口解十二因缘经》说:“有阿罗汉,以天眼彻视,见女人堕地狱中者甚众多。便问佛,何以故?佛言:用四因缘故。
  一者、贪珍宝物衣被,欲多得故。
  二者、相嫉妒(女人口似相亲,心如冤家)。
  三者、多口舌(女人口多恶业,出言虚诳)。
  四者、作姿态淫多,以是故堕地狱中多耳!” 

  女人多因嫉妒而生毁谤,以是恶业因缘,不但多堕地狱,又多堕于饿鬼恶趣,受大剧苦。

  《正法念处经》卷十六说:“女人多生饿鬼道中,何以故?女人之性,心多嫉妒,丈夫未随,便起妒意,以是因缘,女人多生饿鬼道中(中略)。女人贪欲、嫉妒多故,不及丈夫。女人小心轻心,不及丈夫,以是因缘,生饿鬼中;乃至嫉妒恶业不失、不坏、不朽,于饿鬼中不能得脱。业尽得脱,从此命终,生畜生中;于畜生中,受遮吒迦鸟身(饿鸟),常患饥渴,受大苦恼。畜生中死(罪毕之时),生于人中,以余业故,常困饥渴,受苦难穷……。” 

  《净心诫观法》卷上说:“经云:十方国土,有女人处,即有地狱。一切障道,此为是苦(中略)。三涂八难苦,女人为根本。……女具十恶业,死入铁床狱。”此中所谓“女人十恶”是:“一、贪欲无厌。二、嫉妒——心如毒蛇。三、谄曲诈亲。四、放逸——耽著五欲。五、口多恶业——出言虚诳。六、厌背夫主。七、多怀谄曲——奸险难预。八、贪财不顾恩义。九、欲火烧心。十、女身臭恶,不净常流……,破佛净戒,死入地狱、畜生、饿鬼,长劫受苦,无解脱时;是名女人十种恶业。” 

  又如《大智度论》卷十四说:“众病之中,女病最重。如佛偈言(略举一偈):
  执剑向敌,是犹可胜,女贼害人,是不可禁。” 

  从前,释迦佛陀在中印度广严城说法时,数百渔人在胜慧河中,捕获一条摩竭大鱼,此鱼生有人头、象头、马头、骆驼头、驴头、牛头、猕猴头、师子头、虎头、豹头、熊头、罴头、猫头、鹿头、水牛头、猪头、狗头、鱼头等十八头三十六眼,一时引起千万人在河边观看。
  佛陀常于昼夜中,以佛眼观察六道众生,谁有善根因缘能得度?见此摩竭大鱼于过去佛时,曾种善根,今遭受苦厄,应当得度。于是,佛陀与诸比丘来到胜慧河边。

  是时,佛陀在大众中告诉诸渔人说:你们先世造作恶业,由此因缘生于卑贱人中,今生再造恶业,来世更加受苦。佛陀便劝诸渔人戒杀放生。诸渔人均对佛陀生信敬心,于是就把“鱼”等所有水族之类放生。

  佛陀以神通力加持,使诸水族众生游入胜慧河。然而,摩竭大鱼能忆前生事,独在此处不去。佛陀即便问此鱼说:“你是“劫比罗”吗?” 

  摩竭大鱼作人语,酬答佛陀说:“是!我是劫比罗。” 

  “你曾作身、口、意恶行吗?”佛陀问。

  “是!我曾作身口意三恶行。”摩竭大鱼回禀。

  “你知道作此三恶行的人,会堕于恶趣吗?”佛陀又问。

  “作恶业的人,自作自受,这我知道;现在我就是受此‘口业’恶行的业报。”摩竭大鱼禀白佛陀说。

  佛陀又问摩竭大鱼说:“谁是你的恶知识?” 

  大鱼回禀说:“佛陀!我的母亲害我堕于恶趣,是恶知识。” 

  佛陀又问:“你说你的母亲是恶知识,她现在生于何处?” 

  摩竭大鱼回禀:“佛陀!我母亲已堕在地狱。” 

  佛陀再次问:“你现在生在何趣?” 

  摩竭大鱼回禀说:“佛陀!我堕在‘旁生’趣中。” 

  佛陀复问大鱼:“你这生死后,会生于何处?” 

  摩竭大鱼回禀:“佛陀!我于此生死后,会生在捺洛迦(堕于地狱)。”这时,摩竭大鱼即流眼泪大哭!佛陀即说伽陀(偈颂)曰:

  “汝堕旁生趣,我今无奈何,处在无暇中,啼泣当何益?

  我今悲愍汝,汝宜发善心,厌离旁生身,当得升天上。” 

  此时,摩竭大鱼对于佛陀深生敬信。因此,佛陀更为大鱼说三句法。颂曰:
  “诸行皆无常,诸法悉无我,寂静即涅槃,是名三法印。” 

  是时,无量大众听见“大鱼”能作人言,与“佛陀”互相酬答,各生稀有心。因此,大众共议恭请阿难尊者,请求世尊说明此“摩竭大鱼”的宿业因缘。

  佛陀告诉阿难及诸大众说:过去“迦叶佛”住世时,有一位婆罗门名叫劫比罗设摩,博学多闻,大众称他为大论师。其子——劫比罗,更是聪明智慧,博通众典。其父命终时,告诉儿子说:“劫比罗!你已精通四明众典,堪作论师;我命终后,你于诸论场上都不会有任何疑难惧事。然而唯一要注意的是,迦叶佛的弟子——出家僧众,你千万不可跟他们辩论;因为‘佛学’深广难测,世论不能伏,俗智不能知;僧众一心修行,不求名利。所以,你必须注意,不应和‘僧众’激论。”设摩咐嘱其子后就逝世了。

  有一次,国王举行辩论大会,劫比罗以三寸不烂之舌,战胜诸大论师,获得国王灌顶,被封为大论王。

  大论王(劫比罗)回家,其母亲问说:“劫比罗!你已经摧破诸大论师了吗?” 

  劫比罗回禀说:“母亲!孩儿已经摧破各大论师,唯除‘迦叶佛’的声闻弟子而已!” 

  其母告诉劫比罗说:“你应该去折伏沙门(出家人)。” 

  劫比罗禀白母亲说:“慈父亡日诫以遗言……勿与彼共论。” 

  劫比罗的母亲是一个嫉妒、造口业的恶女人,她说:“你父亲在世时是沙门奴,你现在也要当沙门奴,你一定要想办法折伏那些出家人。” 

  劫比罗为人禀性仁孝,不敢违背母言,即便前往“鹿野苑”僧众中。于其途中,遇见一位来自鹿野苑的比丘,劫比罗就利用机会,向此比丘探查佛教内幕,以做为研究摧破僧众的方法。他问比丘说:“你们出家人,一共有多少?” 

  比丘答说:“住在鹿野苑的僧众,其数超过两万人。” 

  又问:“僧众既然有这么多,那经典到底有多少?” 

  比丘告诉他说:“佛教经典总共有经、律、论三藏。” 

  “每一藏的数量有多少呢?”劫比罗问。

  “每藏有十万颂。”比丘答说。

  “在家俗人都可以听闻吗?”劫比罗又问。

  “可以听闻“经”、“论”两藏,其《毗奈耶》(《戒经》)是出家轨则,俗人不宜阅读听闻律藏。”比丘回答。

  这时,劫比罗自忖:唔!其激论法不许他人知道。他想了以后,又禀白比丘说:“仁者!请您为我说些佛教的要义,好吗?” 

  比丘自忖:这位婆罗门是论难者,他为了称量我而发这种问法;我说一首偈,看他能否了解?比丘即说偈曰:

  “何处流当止?何处道应行?世间苦乐事,何处当穷尽?” 

  比丘说此偈后,便对他说:“婆罗门!请您为我解释这偈的意义。”劫比罗于其所学四明论典中,想不出答案,尽他的智慧,不能测其义理。到底什么是流止?什么是道行?他即便四顾,自忖:不要让人家看见我“大论王”在此献丑。于是,便行矫诈说:“我观此偈宗绪绵长,其义深远,不可仓卒略解此义;我有要事到鹿野苑,后时重会再来解释。”劫比罗说此语后,即往鹿野苑。他看见诸比丘精进修道,深生敬信,不愿造业;遂即回家。

  其母看见他回来,便问:“劫比罗!你已摧破僧众了吗?” 
  劫比罗就把经过禀白母亲,并且说:“佛教论义不教俗人。” 
  其母说:“你可以假出家,从其受学;学成之后,就还俗。” 
  劫比罗被母驱逼,遂到鹿野苑僧众中,请求出家。

  比丘思惟:这位婆罗门善能激论,若发心出家修行,将来定能绍隆佛法;遂允许他出家入僧修学。

  劫比罗说:“师父!此处人家都认识我,可以到他乡剃度吗?”于是比丘就带他到别处去圆顶、受具足戒,教授经律论三藏佛法。由于劫比罗的智慧辩才无碍,出家不久即能通达三藏教理,成为大法师。是时,劫比罗暗自思忖:我勤求佛法,学业已经成功,现在应该前往波罗奈,亲近供养迦叶佛,以求解脱生死大苦;遂即起程。

  大法师劫比罗来到波罗奈城时,其母亲去找他,说:“劫比罗!你是否已经摧伏迦叶佛的沙门弟子?”他禀白母亲说:“我虽然是了解佛教教理,但是尚未证得道果;诸沙门比丘全是成就圣者,教证俱明,我何能摧折?” 

  其母听了之后说:“不行!你必须想办法,摧破诸沙门。”劫比罗被母所逼,无可奈何,即禀白其母说:“母亲!若闻击鼓吹螺之声,大众云集时,敬请来此处观听。” 

  后于异时,劫比罗即击鼓吹螺升座说法,其母来至座边默然观听;是时诸比丘、居士大众云集,听闻大法师说法。此时,劫比罗先说正法,然后演说邪法。

  诸比丘听见他法说非法,非法说法;即当场劝告说:“具寿!你莫毁谤佛教,建立魔帜,摧坏法幢;毁破佛法的人,死后必堕诸恶趣,受大剧苦。”劫比罗无话可说,即便下座,禀白母亲说:“诸比丘们教证双全,我无能挫折。” 

  其母说:“我教你激论的方便,下次说法时,你可先说佛法,然后转述邪法;诸比丘若再次呵谏,你当口陈刀剑,出粗恶语把他骂辱,那些出家人均畏恶名称,自然会离开。这样,你不是胜利了吗?” 

  其子说:“这确是好方便!”是时,劫比罗又升座说法,初说佛法,后演邪法。诸比丘又劝他说:“具寿!你切勿破正兴邪……,当堕恶趣。”劫比罗便忆母言口出刀剑。他即向诸比丘乱骂说:“你们知道什么?你们的口像:象口、马口、骆驼口、驴口、牛口、猕猴口、师子口、虎口、豹口、熊口、罴口、猫口、鹿口、水牛口、猪口、狗口、鱼口、愚人口;你们知道什么法、非法?” 

  诸比丘听见这位所谓大法师,口出刀剑漫骂不休,即便各自远离而去。这时,劫比罗在此圣凡人众面前,作此十八种恶口骂詈之后,便下高座,禀白其母说:“母亲!今天您高兴吗?” 

  其母说:“我听见你大骂出家僧众,我今大喜,好!我们现在一同回家。”(其心恶毒,令人恐怖!)

  劫比罗敬禀说:“母亲!我对‘迦叶佛’的无上正觉教法,非常喜爱,我不能弃舍正法归家。”其母指斥劫比罗违背父母言教。劫比罗再次禀白母亲说:“我不能回家。”他又发愿说:“若我流转于生死中,愿莫重遭如是之母,由恶知识故,令我于学无学圣人众前,出粗恶言,缘此恶业必堕于恶趣。” 

  其母劝子不回家,便在城中如泼妇骂街,毁谤说:“迦叶佛的弟子,抢夺我儿……。”其敬信三宝的善人,共相安慰她;不信佛法者,即以火上加油,加以调弄毁谤。是时,老母以其耻辱缠怀而致呕血身亡,堕于地狱恶趣。

  劫比罗比丘由于作十八种恶口,骂詈诸比丘,以此恶口因缘,命终生于摩竭鱼中(事见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》卷九)。


  身为大法师的劫比罗,顺从其母恶言,而骂辱诸出家众,遂致随其口业受报诸头。由此可知,女人恶口最不吉祥。佛教三藏教典说“女人”过患之事,不胜枚举。兹从《诸法集要经》卷四,略举十二偈颂如下(原文为“左”):

  女人为罪本,能散于资生;若为彼所伏,于乐则何有?
  女人多谄曲,常怀于嫉妒,乐造作不善,于业得自在。
  巧言诳于他,常生和合想,无正念思惟,喜赞于欲事。
  破坏于善法,及损恼众生,为恶道之因,是诸佛所说。
  口虽出美言,心中常蕴毒,于其所恋慕,其志曾无定。
  天人阿修罗,夜叉鬼神等,堕于险难中,皆由女人故。
  女人无慈心,常怀于嫉妒,此非无端由,皆因于男子。
  女人最险诈,无能过彼者,多作于方便,而希于宠爱。
  女人极险恶,不念其恩德,彼厄难相临,则生于弃舍。
  女人心散乱,起种种思惟,能诳诱于他,如蜜和诸毒!
  余索缚于人,烧斫皆令断;是女索不然,能牵趣恶道。
  好发巧言词,诳惑而无愧;当知女人者,与冤则无异!

  佛经常说:“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。”既已获得人身,又能信仰佛教,更是稀有难得,正如贫人进入宝山。然而,那些不知因果业报而造口业毁谤僧众者,不但“如入宝山空手回”,又好像跑到“宝山”上去跳崖自杀。

  可是,投崖自尽的人,只能自害一身,若造口业毁谤僧尼,其人命终必堕无间地狱,非但自己遗害无量身,又牵引无量众生,同受恶报剧苦。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,女人造业,罪恶滔天;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恶知识啊!你切莫一误再误,自害害人。《根本萨婆多部律摄》卷十四说:
  “明眼避险途,能至安稳处;智者于生界,能远离诸恶。” 

 


  四、转女成男的妙法


  诗曰:
  敬礼诸尊厌女尘,诚心学佛离贪嗔;
  勤修八法无邪见,福智庄严最胜身。

  《称扬诸佛功德经》卷下、佛陀告诉迦叶尊者说:“譬若毒树所在之处,蔓延生长多所伤害,若能截断诸毒树者,尔使一切普得快乐。女人之身譬若毒树,增长诸欲毒害精神,广诸恶行、受无量苦、皆由女人。若能断弃女人身者,则为断绝众生无量诸苦,坏众恶行,闭绝三涂,开泥洹门,普使一切而得快乐,斯等疾入诸佛径路。” 

  厌恶女身的女人,若能真心修学“不嫉妒”等八种法,即能灭除罪障,转女成男。如《大宝积经》卷百十一、佛陀告诉净信童女说:“成就八法,当转女身。何等为八?一者不嫉。二者不悭。三者不谄。四者不嗔。五者实语。六者不恶口。七者舍离贪欲。八者离诸邪见。童女!修此八法,速转女身。尔时世尊,重说偈言:
  不嫉妒他人,离悭常乐法,不行于谄诳,厌患女人身,
  慈心舍离嗔,常修于实语,除贪离恶口,安住正见中。
  若厌女人身,应修如是法,便当速得转、受善丈夫身。”

  《转女身经》佛陀告诉无垢光女说:“女人成就三法,能离女身速成男子。何谓为三?
  一、身业清净持身三戒——受持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戒。
  二、口业清净离口四过——受持不妄言、不两舌、不恶口、不绮语戒。
  三、意业清净离于贪欲、嗔恚、邪见愚痴,以此十善所生善根,愿离女身速成男子,回向菩提。…… 
  若有女人,能如实观女人身过者,生厌离心,速离女身疾成男子。女人身过者,所谓欲、嗔、痴心并余烦恼,重于男子。又此身中有一百户虫,恒为苦患愁恼因缘,是故女人烦恼偏重,应当善思观察:此身便为不净之器,臭秽充满,亦如枯井、空城、破村,难可爱乐(中略)。是故女人应生厌离女人之身……。” 

  若能尽心净意欢喜信乐,心无谄嫉,受持礼拜供养十佛世尊,从此所生之处不受女身,得丈夫庄严相。其十佛即:

  南无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琉璃光佛
  南无东方普度众难世界身尊佛
  南无东方众德室世界月英佛
  南无南方真珠世界日月灯明佛
  南无西方不知遍知世界大光明照佛
  南无北方长欢乐世界贤最佛
  南无北方现入世界宝莲华步佛
  南无北方决了宝网世界月殿清净佛
  南无东南方胜妙庄严世界千云雷吼声王佛
  南无上方宝莲华庄严世界莲华尊丰佛

  受持此十佛功德:
  一、能得无量无边之福德智慧、四无所畏、四神足、大丈夫相、十八不共法、无病长寿,速证无上菩提佛道。

  二、能得最上三摩地、不退转圣道、宿命智、辩才无碍,所言人皆信受。若女人在母胎中得闻此十尊佛圣号,当成男子;相貌端正无比,众人爱敬。

  三、善能灭除诸欲饥渴等苦,从此不再受女人身。更能灭除无数劫生死重罪,不堕三恶道,必成正觉,广度无量众生(事见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、《称扬诸佛功德经》、《大宝积经》卷一○一、《大乘大方广佛冠经》卷下、《宝网经》)。

 

 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 ~

  德森老法师法语

  人身难得今已得,佛法难闻今已闻。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。
  西方急急早修持,生死无常不可期。窗外日光弹指过,为人能有几多时。
  人命无常呼吸间,眼观红日落西山。宝山历尽空回首,一失人身万劫难。
  一句弥陀最方便,不费功夫不费钱。但教一念无间断,何愁难到法王前。


  回向偈

  愿以此功德  消除宿现业  增长诸福慧  圆成胜善根
  所有刀兵劫  及与饥馑等  悉皆尽灭除  人各习礼让
  一切助成人  辗转流通者  现眷咸安乐  先亡获超升
  风雨常调顺  人民悉康宁  法界诸含识  同证无上道

http://deguangjixie.b2b.hc360.com/

http://xulf8888.b2b.hc360.com/

http://xulf8888.blog.163.com/

http://deguangjixie.blog.163.com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